1. <object id="b2hwq"><strong id="b2hwq"><address id="b2hwq"></address></strong></object>
      <pre id="b2hwq"><del id="b2hwq"></del></pre>
      1. 2024年02月08日
        當前位置: 首頁 > 理論 > 理論 > 正文

        “三界碑”下話變遷——京津冀協同發展十周年觀察

        來源: 發布日期:2024-02-02   打印

          開欄的話:

          地緣相接,人緣相親。京津冀如同一朵花上的花瓣,瓣瓣不同,卻瓣瓣同心。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京津冀協同發展。在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下,京津冀協同發展從謀思路、打基礎、尋突破,到滾石上山、爬坡過坎、攻堅克難,不斷書寫新時代高質量發展的新篇章。

          十年來,京津冀打破“一畝三分地”思維定式,一張圖規劃、一盤棋建設、一體化發展。如今,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初見成效;雄安新區建設取得重大階段性成果;北京城市副中心高質量發展步伐加快;“軌道上的京津冀”加速形成;科技創新和產業融合發展水平持續提升……一幅相互融合、協同發展的壯美畫卷正在京畿大地徐徐展開。

          在京津冀協同發展國家戰略提出十周年之際,新華社即日起推出“新時代中國調研行之看區域·京津冀篇”行進式報道,全景展示京津冀這片廣袤大地的新發展、新變化。

          一眼望三地,兩碑閱十年。

          在北京、天津、河北三省市的兩處交界處,在地理上區分不同行政區劃的兩座石碑,成為京津冀地緣相近、人緣相親的歷史坐標。

          這是位于北京平谷、天津薊州、河北承德交界處的三界碑(拼版照片,2023年9月12日攝)。新華社發

          2014年2月,在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下,京津冀協同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10年間,在“三界碑”下,相鄰村莊、鄉鎮、開發區發展振興、共生共融,折射了時代的“大變遷”。

          在京津冀協同發展國家戰略提出十周年之際,新華社記者重訪兩座三界碑,回眸十年協同路。

        01:06
         

          發展振興之路

          從鄉政府開會回來,驅車行駛在“前龍路”上,承德市陡子峪鄉前干澗村村支書劉海燕一路感慨——修路、吃水、致富,自己和鄉親們十多年前的三個心愿,如今都一一實現了。在劉海燕看來,十年來經常往返的這條路,是一條發展振興之路。

         

          2024年1月30日,游客在位于北京平谷、天津薊州、河北承德交界處的三界碑拍照打卡(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趙子碩 攝

          新華社記者此次到訪的京津冀兩座三界碑,其中一座位于北京平谷、天津薊州、河北承德交界處,坐落在長城烽火臺舊址之上,山間風光秀麗,生態宜人。然而,十年前,三地發展水平差異巨大,三界碑下的承德市興隆縣陡子峪鄉前干澗村曾是省級貧困村。

          這是位于北京平谷、天津薊州、河北承德交界處的三界碑,以長城和山脊為界劃分出北京、天津和河北三地(2024年1月30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趙子碩 攝

          “吃水困難、交通不便,從村里去鄉政府甚至長期需要繞行天津、北京。”劉海燕說,把路修通,尤其是打通前干澗村到龍門村的6公里的路段,是村民們最大的愿望。

          “京津冀協同發展給我們帶來了看得見的福利。”劉海燕說,在三地共同支持下,這條路加速建設,并于2014年底通車。“我們村因路而興,村里吃水早已不是問題,隨著三界碑的旅游越來越熱,不少村民辦起民宿,走上了致富路。”

          另一座三界碑,位于北京通州、天津武清、河北廊坊交界處,三界碑下的武清大王古莊鎮利尚屯村,一直在期待一條“走出去”的路。朝天椒是村里的特色農產品,但村民們卻很犯愁:路不好走、運不出去,采購商們更不愿進來。“再好的東西只能爛在地里。”村民胡啟田回憶說。

          這是位于北京通州、天津武清、河北廊坊交界處的三界碑(2024年1月26日攝)。新華社記者 郭方達 攝

          京津冀協同發展大幕拉開,村民們迎來了希望的曙光。不僅高王路等進京新通道全線通車,平整的公路還修到了家門口,村民們只需一輛小車,就能解決農產品“走出去”的問題。很快,這里的朝天椒成了明星產品。

          朝天椒“破繭重生”,是京津冀通過交通先行,推動產業發展駛入“快車道”的生動縮影。

          十年來,除了逐漸消失的“斷頭路”,京津冀三地織密“交通網”,津石、塘承高速等先后全線貫通,津保鐵路、京唐城際、京濱城際北段、津興鐵路等相繼建成通車。兩座三界碑連接的京津冀,在快速完善基礎設施的基礎上,不斷夯筑自身高質量發展勢頭,努力實現產業協同振興。

          這是廠通路(河北省大廠回族自治縣至北京市通州區)潮白河大橋施工現場(2023年12月2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北京市發展改革委主任楊秀玲表示,京津冀如今正在協同編制氫能、生物醫藥等六大跨區域產業鏈圖譜,實施產業鏈“織網工程”,深化產業協作。北京流向津冀技術合同成交額快速增長,2023年成交額約749億元,比上年增長1.1倍。

          首都都市圈加快建設,兩座“千年之城”雄安新區、北京城市副中心拔節生長;京津冀國家技術創新中心走深走實,濱海新區承載功能不斷提升;雄商、雄忻高鐵建設加速推進,空天信息和衛星互聯網產業扎根落地……

          這是雄安新區容東片區(2023年11月23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牟宇 攝

          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新底色,已然繪就。

          共生共融之路

          2月1日,農歷臘月二十二。天還沒亮,天津薊州下營村村民田淑華便載著自家種的梨、柿子等農產品出門了,目的地是北京平谷的靠山集大集。對于60歲的田淑華來說,走了十幾年的通往靠山集大集的路,是一條共生共融之路。

          靠山集大集擁有600多年歷史,農歷逢二逢七開集,當日的集市裝點一新。“我們邀請清華美院的專家進行了全新裝飾設計,并引入文創產品,讓古老大集煥發新生。”平谷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金海湖鎮黨委書記沈立軍說,日子好了、形式新了、人氣旺了,三地居民趕集更加便捷,靠山集大集越來越熱鬧了!

         

          2024年1月27日,在北京市平谷區金海湖鎮靠山集大集,商戶在布置攤位。新華社記者 任超 攝

          靠山集大集位于北京平谷、天津薊州、河北承德交界處的三界碑下,10年來,通往集市的路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2024年1月27日,在北京市平谷區金海湖鎮靠山集大集,商戶在布置攤位。新華社記者 任超 攝

          沿著集市邊的平興路、胡陡路一路向北,不到20分鐘便到了河北陡子峪鄉。在幾年前,河北境內的路還是坑坑洼洼,與北京一側的柏油馬路對比鮮明。

          “以前一顛簸就知道到了河北。”陡子峪鄉黨委委員焦碧琪說,經過幾年修整,如今這條路“一馬平川”。平谷的客運車還延伸至陡子峪鄉,最近又實現了公交化運行。“如今的靠山集大集,已形成三界碑下相鄰村莊‘1小時購物圈’。”

          打通一個點,形成一個圈,就會發現一片藍海。

          在北京通州、天津武清、河北廊坊交界處三界碑下,河北廊坊經濟技術開發區正打造“環京津1小時鮮活農產品物流配送圈”,這給河北廊坊經濟技術開發區南營村利強養殖場經營者李強帶來了實實在在的便利。

          “我家養殖場一年出欄1萬多只羊,羊肉供應北京、天津、廊坊市場,其中80%銷售到北京牛街、新發地等地。”李強說,河北依托布局在京津周邊農產品物流配送基地,完善冷鏈物流、加工配送服務體系,現在送貨、賣貨都很方便。

          無論是三界碑下的“小圈”,還是京津冀三地的“大圈”,京津冀協同發展體制機制的理順,讓三地居民受益匪淺。開通定制快巴,廊坊等地創新簡化進京流程,提升了跨省上班族通勤效率;看病“一卡通行”,京津冀三地參保人員在區域內定點醫藥機構就醫、購藥,無需辦理異地就醫備案手續,即可享受醫保報銷待遇;教育相互借鑒,京津與河北基礎教育交流項目已超過500個……

          10年來,一系列體制機制和政策創新,為京津冀協同發展注入強勁動力。三地共建產業技術創新聯盟和創新平臺,實現高新技術企業整體搬遷資質互認、科技創新券互認互通和大型科研儀器開放共享;跨區域組建了京津冀城際鐵路投資公司、京津冀協同發展產業投資基金等一批市場主體……

          2023年12月18日,旅客在大興機場站拍照留念。當日,津興城際鐵路正式開通運營。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天津市發展改革委主任戴永康說,京津冀三地黨政代表團互訪考察,京津“1+7”合作協議、津冀“1+6”合作協議全面落實,各層級、各領域“動起來”“熱起來”的工作局面進一步拓展。全面協同、深度融入的工作合力加快匯聚。

          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新格局,已經打開。

          通向未來之路

          “承平高速今年就要建成通車,對我們村可是利好!”天津薊州區下營鎮前干澗村村支書劉志軍激動地說。讓劉志軍激動不已的這條路,是一條通向未來之路。

          作為一名“90后”,劉志軍從承德興隆縣考到天津成為農村黨務工作者。在他看來,道路的不斷連通,讓三地逐漸融為一體。上個月,他主動聯系河北前干澗村村支書劉海燕、北京紅石門村村支書劉寶銀,簽署了“三村共建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繼續統籌做好古長城遺址保護等工作,同時計劃打造“三界碑旅游聯盟”。

          2024年1月30日,游客在天津市薊州區下營鎮前干澗村游玩。新華社記者 趙子碩 攝

          “我們合計用大巴連通三個村,實現客源共享,讓游客充分游覽三個村不同的三界碑風景。”劉志軍說。

          事實上,天津前干澗村的旅游已走在三地鄉村旅游的前列。全村農家院數量從10年前的20家增加到現在的45家,人均年收入從1萬元提升至1.5萬元。記者見到村民盧桂鳳時,她正忙著裝修自己的高端民宿“鳳棲梧桐”。從2015年開的農家院“桂鳳軒”到現在的“鳳棲梧桐”,兩座挨著的小院一個古樸、一個現代,成了天津前干澗村旅游產業升級的一個標志。

          2024年1月30日,在天津市薊州區下營鎮前干澗村,民宿經營者盧桂鳳為游客上茶水。新華社記者 趙子碩 攝

          通過“三界碑旅游聯盟”給“三村共建”帶來更廣闊的前景,而北京通州、天津武清、河北廊坊交界處的三界碑下的“兄弟鄉鎮”,正打造京津冀主動對接、合作共贏的“試驗田”。

          在黨中央、國務院批復的北京城市副中心控規中,位于北京通州區東南端的永樂店鎮被賦予“新市鎮”的嶄新定位。“近年來,我們通過減量提質發展,推動產業結構升級和重點項目落地,永樂店循環經濟產業園、聯東U谷產業園和國家現代農業產業園建設成效明顯。”永樂店鎮黨委書記彭凱泉說。

          “新市鎮”積蓄發展動能,持續優化營商環境,與三界碑下的天津、河北“兄弟鄉鎮”聯系也更加緊密,產業共興、交通互聯、生態共建、醫療共享……“兄弟鄉鎮”的背后,是有著“小京津冀”之稱的“通武廊”地區。

          近年來,“通武廊”地區系統謀劃,截至目前累計簽訂各層次、各領域協議90多個,推動各領域一體化制度創新,常態化會商、警務聯勤聯動等創新辦法健全落地。同時通過月督查、季察訪核驗、定期專項匯報等措施,確保工作取得實效。

          “小京津冀”的背后,北京、天津、河北三地正逐漸融為一個整體。

          去年7月20日,由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聯合組建的京津冀協同發展聯合工作辦公室在京正式揭牌成立,三地“握指成拳”推動協同發展不斷向縱深邁進,一系列聚焦跨區域、跨領域重點事項列入清單:牢牢牽住“牛鼻子”,堅定不移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動北京“新兩翼”建設取得更大突破,充分發揮天津港作用,唱好新時代京津“雙城記”……

          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新篇章,正在書寫。

         

          文字記者:王明浩、陳忠華、孔祥鑫、李鯤、齊雷杰、郭宇靖、趙旭、黃江林、郭方達、劉桃熊、張驍

          視頻記者:孔祥鑫、任超、趙旭、趙子碩、牟宇

          海報設計:張鐸

          編輯:劉心惠、張虹生、陳敬瑜、宋為偉、陳海通、鄭雅寧、王浩程、胡碧霞

          統籌:何雨欣、周詠緡


        ( 編輯:wlh )
        色综合久久久无码网中文|夜夜春天天弄精品视频|国产精品日韩专区第一页|国产一区二区不卡视频
        1. <object id="b2hwq"><strong id="b2hwq"><address id="b2hwq"></address></strong></object>
          <pre id="b2hwq"><del id="b2hwq"></del></pre>